第五二六章 赎罪

卒舞 我等天黑 1594 字 5天前

柳青风的身份特殊,这些日子都是独来独往,除了那天在危急关头出手毒杀了唐满弓救下一众人性命之外便在公众视野当中销声匿迹了,而今天也是一样——还没等贺难说点儿什么道别,自觉已经交代清楚一切的柳青风就神出鬼没地离开了。

这里是药王斋的墓园,距离总部也并不远,所以贺难独自前来也独自返回,走走夜路也无甚大碍——好吧,其实确实有一点儿小问题。这个时辰和环境的组合让他觉得有些毛骨悚然,所以直到出了墓园的大门前他一直都夹着脑袋走路。

这也让他犯了一个很致命的错误……精神上的过于紧绷导致他开始不可避免地在脑内胡思乱想,所以他没有察觉到就埋伏在身边的危机。

一个庞大且鬼祟的身影无声地出现在了贺难的背后,紧接着就发起了一次致命的突袭。

角度在视野盲区的背后,力度可以穿透石板,速度快到肉眼难寻。

这是必杀的一击,哪怕掌门级高手都未必能在这暗杀拳之下全身而退,只要命中非死即残。

然而只见贺难那略微佝偻瑟缩的身形突然一个踉跄,却是以一个半蹲半趴的姿势倒了下去,而那透骨长钉一般的直拳居然就这么悬在贺难的头顶一尺左右打空了。

“我去,什么情况?”贺难看着一条胳膊沿着自己头顶划过大惊失色,而身体也不由自主地动了起来,连滚带爬地向前居

然又幸运地避开了一记攻向自己下盘的扫腿。

这绝对不是贺难反应快,也不能归结于运气好,可能这世界上就是有这么巧的事情——在偷袭发动的同时,一直夹着脑袋蹑手蹑脚走路的贺难不小心踩到了自己的鞋跟儿,才会以一个非常古怪的姿势蹲下去,而之后的四脚着地爬行则是完全出于本能,可偏偏就是这样反人类的移动方式又阴差阳错地躲开了连续的攻击。

“你什么狗屎运啊!”这下子,连躲在暗处操纵着药人进攻的尚苇衣也忍不住了,气疯了的她直接出现在了贺难面前。

“啊哦……”贺难注意到了刺杀自己的人究竟是谁,所以才会发出这样的感叹。

尚苇衣……不足为虑,但另外一位可就不同了。

从胜师地宫当中逃走的“老狗”苑子挥,能被尚苇衣操纵倒也合理。

“看来你准备的还是挺充分的。”贺难之所以仅仅指代了尚苇衣一个人,自然是因为他知道老狗完全没有准备这个概念:“看来我今天是在劫难逃了。”

尚苇衣没有轻举妄动——虽然过去的情报全部都说明贺难的格斗能力很差,但她也很难相信方才连续躲避老狗两次攻击全部出于巧合,这恐怕是自己最后的机会,她可不希望错误的情报干扰到自己的决定:“算不上充分吧,但杀掉你已经绰绰有余了。”

伊春书院笔趣阁五色土 笔趣阁三四小说网笔趣阁 遂昌小说网笔趣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