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五章 何处觅仁慈?

母亲的慈爱原不至尽,他的怜恤亦不至断绝。

赫乌莉亚沉默不语,将宁兰挡在身后,白裙随风携霞翩跹流转在脚踝,不知道是在为谁抵御经年茕茕孑立的孤寂。

盐母听说过穆纳塔「国王之手」阿赫塔的故事,传闻那位王手便是于谢肉祭中得到魔神哈尔帕斯的救赎,方才成为提瓦特西大陆权势最高者之一。

而哈尔帕斯在救下阿赫塔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清剿了所有谢肉祭的参与者和计划者,包括接受献祭的魔神,并且下令销毁所有与谢肉祭相关的文献资料与秘密教义。

可见战争领主对此种典仪的深恶痛绝。

对岩王摩拉克斯而言,下属宁兰的行为无异于叛国,即便是在礼崩乐坏的魔神战争期间,背叛也是无法容忍的大罪,纵使割地也无法偿还。

何况赫乌莉亚已经没有能够割舍的土地。

在哈尔帕斯与摩拉克斯两神的注视下,想要保下宁兰与银原厅孩子们的性命,唯有交出赫乌莉亚生而具有的事物。

自由、尊严,抑或是魔神位格。

赫乌莉亚垂下眼帘,盐湖般的眼眸里是化不开的柔波,她微屈着身体,摸了摸宁兰两耳之间的乌发,而后用仅存的手臂牵起裙摆,看向凭借仙家法术,悬停在半空中的璃月天权。

“想必您就是港城如今的人之王,天权凝光?”

魔神多有悉知悉见之能,赫乌莉亚道出凝光名讳,引得包围展台的千岩军心头一紧,随即紧握斧钺,齐齐踏步向前,想以此震慑远古大魔。

遗憾的是,原本「千人偕阵,可敌魔神」的千岩团,如今就连前辈所留的千岩长枪都无法拿起,自然也就谈不上什么威慑力。

凝光同样神情肃穆,言辞冷峻,空气中凝结的岩元素力已是盛极,似乎稍有触动便会化作璨璨岩晶倾泻而出:“不错,不知赫乌莉亚小姐有何指教?”

岩王帝君逝去后,凝光的表态就代表着璃月的外交态度,她自然不能在与魔神的对峙中展现出丝毫的怯懦。

伊春书院笔趣阁五色土 笔趣阁三四小说网笔趣阁 遂昌小说网笔趣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