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第93章

Vanessa

那是她的名字。

胸口极为炽热,顾经年不敢确认,那句话说的是戒指,还是他这个人。

就像是怀揣着一个偷偷发现的小秘密,每次回味,心头都免不了翻涌起一阵甜意。

顾经年觉得自己好傻,不过是因为这样就开心地要命,恨不得直接把心给捧出来递到金韵的手上。

没想去找金韵求证,顾经年默默地将这事儿给埋在了心里,每天都期盼着能赶紧到那一年之约。

以前的他从没觉得,一年的时间有多漫长,可如今的每时每刻,顾经年都恨不得将时间按下快进键,期待着这一年能赶紧过完。

像是生怕金韵冷静下来之后会半路毁约似的,顾经年每天都像是在掰着手指数日子。分明也不过二十出头的年纪,却每时每刻都在想着要和金韵结婚,把自己余生的日子都尽数交到金韵的手上。

然而一头热中的顾经年似乎也不曾明白,冥冥之中,有些事就是注定的。

一如当晚,金韵将戒指缓缓套在顾经年的无名指上一样。

或许那时候,就已经有了结果,如今急的,好像也就只有顾经年一人。

……

异地恋带着意料之中的苦涩,却似乎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艰难。

或许对于遥远的距离来说,安全感就是情感中最强大的雨伞,只要这安全感足够强烈,任凭大风大浪也淋不着雨,寒不了心。

顾经年每时每刻都将他那宝贝戒指带着,像是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是个有主的,就连一起做实验的老师都有时候免不了怀疑,顾经年是不是年纪轻轻的就结婚了。

少年长得好看,去到一个新的环境里也显得游刃有余,再加上小小年纪就有如此成就,还跟着各种博导硕导一起做项目,像是神话一般的存在总会让人忍不住向往。

即使,少年已经有对象的这件事成了公知,但还是免不了有些人经受不住诱惑会想方设法地往顾经年身前凑。

不过每当这种时候,顾经年便总是能恰到好处地保持距离,硬是没给小妖精半分机会。

满脑子想的全是——

他现在可是有主的人了,就该恪守本分,这若是被金韵知道了,一气之下毁约了怎么办?他还等着娶她回家呢。

然而,另一头的金韵没想过自家小朋友一个人在那儿稀里糊涂想了这么多。

伊春书院笔趣阁五色土 笔趣阁三四小说网笔趣阁 遂昌小说网笔趣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