杖头尸戏15

15/女主人

莫谦和王东各拿出20元交给刘二十一,第一次踏入民俗体验区的制作室。

江铃画的地图很详细,他们也已经烂熟于心,但地图和实景终归有区别——

方方正正的房间有三十平,摆放着一张略长的黄花梨木桌,几把椅子,桌上整齐排列着各式工匠用的砂纸、尖嘴钳、锤子、剪刀等工具,墙上挂着一排排做好的人偶,穿着不同款式的古装,有神仙、仙女、天兵天将、书生、大家闺秀和丫鬟等等,甚至连狼、马、驴、兔子等动物都有,而右侧有一道小门,用扎实的棉布做了门帘挡住,看不见里面。

莫谦沉默着将所有地形和设施记在心里,扭过头,便见刘二十一提来三只白白胖胖的红眼睛兔子进来,那傻不棱登的小玩意儿睁着水润润的眼睛,看着他们两个人。

也是,就算刘二十一想教他们当场剥人皮,这不也没原材料嘛。

刘二十一絮絮叨叨着杖头戏的历史:杖头木偶戏有内操纵和外操纵两种,刘氏继承的是外操纵,而且用的是大木偶,需要表演者把手伸到木偶的胸腔中,托举和操纵弯把式命杆,旋转装置,从而让木偶做出左顾右盼,抬头俯首等动作。

一般来说,因为是托举木偶,所以为了演员的手臂着想,木偶都是做得尽可能轻巧。比如说,杖头木偶的头通常是纸糊的,木头在强度合格的情况下,使用最轻的那种。而木偶的双手用木头和塑料都行,衣服是布料制作,往往带着流苏或披帛,这样舞动起来有种飘飘欲仙的美感。

当然……以上介绍的是正常的杖头木偶戏。

而刘二十一自己剧院使用的阴间玩意儿,制作方式正常才有鬼。毕竟,正常木偶制作能需要活兔子吗?能需要人皮吗?

偏偏这老头还十分骄傲,介绍自己的木偶包着的是真皮,里面用轻便木头或是棉花填充,所以才有栩栩如生之感。

“纸糊的偶头,哪有真皮做得逼真好看?”那老东西阴恻恻地笑起来,接着一边双目紧盯两人,一边当场表演活剥兔子皮。

那只倒霉兔子叫得撕心裂肺,这是王东生平第一次听到兔子能这样叫。这哪里是剥皮做偶,分明是这老变态虐待成性。这哪里是剥兔子的皮,刘二十一分明想剥他们的皮!

兔子被死死固定在老东西的手下,哪怕被剥了皮,血肉抽搐着发抖,却还奄奄一息活着,被刘二十一把玩在手里折磨。

血腥味弥漫在空气中,制作区宛如坟墓般寂静。

刘二十一折磨完兔子后,阴森看向他们,声音沧桑询问:“客人们看清楚了,是否要我再演示一遍?”

怕归怕,但王东还真没挪开视线,他心中有恐惧,但更多的是被激发的怒气。他抚摸着手下那只听到同类惨叫而瑟瑟发抖的兔子,只觉得面前的鬼怪恶心无比。

活剥皮这事,往前数个几十年,在皮毛业和屠宰业中未必少见,毕竟用电或机器处决小动物那是现代的事情了。别的不说,便是农村杀猪,也是绑起来割喉,等着血液一点点流干,王东小时候在农村住过,亲眼见过怎么杀猪杀鸡的。

他当然不是什么圣父,兔子谁不爱吃啊?问题刘二十一根本不是为了制作杖头戏道具而剥皮,他纯粹是享受生灵扭曲惨叫的声音。

而他还要重复对方的步骤,才能完成这个体验项目,他毫不怀疑,如果有一个地方做得不对,或是自己搞砸了兔皮,下一个被剥皮惨叫的就会是自己。

“看明白了,但一定要活剥皮吗?”莫谦问道,他顺了顺兔头。

刘二十一咯咯咯笑了起来,声音飘忽道:“那是当然的,只有活着剥皮的东西,才能有灵性,才能做出最好的偶头。”

王东陷入沉默,他的手工活还算不错,但剥皮……还真没做过,刘二十一只演示一次,他还真不确定自己能做到。

正当王东犹豫时,莫谦已经动了起来。

说了活剥皮,就不能先杀了兔子,他将锐利的刀子刺入皮下,旋即动作麻溜得宛如庖丁解牛,刀光闪烁,不过十几秒的工夫,那兔子就皮肉分离,下一刻,便被莫谦拉断了脊椎,解除了痛苦。

这手法,没杀过几千只兔子练不出来。

王东惊呆了,连一旁的鬼怪都惊呆了。

刘二十一阴森苍老的脸上也露出片刻怔愣,这个玩家在外面不会是干屠户的吧?屠夫专精吗?

“你快一点,它就少叫几声,不过当心不要割破兔皮。”

莫谦不能替王东动手,否则就不能算作他的“体验项目”,他也不能催着王东一味图快,如果兔皮有损耗,恐怕也会被鬼怪为难。

这个项目就是故意的,一般没练过的人要活剥兔皮,不说要承受多久的惨叫精神攻击,还可能让疯狂挣扎的兔子逃掉,那皮剥下来也多半斑驳损坏,不再能使用。

伊春书院笔趣阁五色土 笔趣阁三四小说网笔趣阁 遂昌小说网笔趣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