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般胜负已定的情形之下,为了一腔孤勇枉送了性命,真的值得吗?

且,既伏公公没有异议,那这一张圣旨,应当便是陛下遗诏——

皇七子继位,名正言顺。

不待他们定夺,群臣之中,已走出一人,踏着寻仙殿前的积雪,大步而来。

殿内的烛光照亮了他的面容,神情冷肃,刚直,而不通人情,正是当今权相,沈厉山。

他手持笏板,于漫天大雪中厉声开口:“先帝遗诏已下,皇七子李容徽继任太子之位。待七日之后,柩前即位,便是我大盛朝新帝。”他的目光一一扫过诸位皇子与金吾卫,目光如刀,不退分毫,语声于风雪中抬高,愈发凌厉:“而你们,却在此你们却在此妖言惑众,置先帝遗诏于不顾——”

“究竟是谁,想谋反篡位,毁我大盛朝百年基业!”

风雪愈急,原本喧嚣的殿内,却陡然静谧了一瞬。

继而‘当啷’一声闷响,是一名金吾卫手中的钢刀坠地。

这一声响,如同重重砸落在人心之上,转瞬间,同样的坠落声不绝于耳。

一众金吾卫,尽皆俯首。

*

七日之后,大雪初停,无数宫娥疾步奔走于寻仙殿之间。

如今仍是国丧,宫娥们皆是一身素服,手中的宫灯也蒙着一层缟素,但这一层素白之下,却也隐隐透出金笔绘成的龙凤图腾。

伊春书院笔趣阁五色土 笔趣阁三四小说网笔趣阁 遂昌小说网笔趣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