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坠

叹·尘世妄言 茕语 1666 字 2022-10-28

魔域深处是一望无际的黑暗,而在黑暗尽头的地方,地面对着天空,裂出一个诡异的微笑,像是在说:“来吧……陪葬吧……”那其实是风呼啸而过的声音……是只有在深渊才能听到的风声,当然,也是只在最无法呼吸的地方,才会最?渴望听到风声的存在。

在的深渊的一侧,匍匐着一块黑色的巨石,是人形,又不似人形,坚硬无比,布满灰尘和蛛网,却没有一丝怨气。

这里可是魔域最?黑暗,最?荒芜的地方。

鬼刹一脚踩到那块石头上,不解气,又狠狠地跺了几脚。

石头纹丝不动。

鬼刹哑然失笑。

谢辰这一死,当真是枉费了鬼刹对他?的知遇之恩,真是亏了。

更枉费他大老远来这一趟,亲自验明消息真假……没成想是真的,谢辰这家伙不仅死了,死后尸体还要化成石头赖在这里不走。

鬼刹弓着步,前脚一直踩在石头的最?高处,没有掉头离去,而是向前微微探身,瞧着眼前的虚无和黑暗,陷入沉默。

来都来了,总不能空手而归。

这么想的可不止鬼刹。

深渊巨口之中,他?们见到彼此,都为之一愣。

“你?是……?”

“本王是……”

鬼刹刚开口,不料对方根本没给他?开口的机会,认出他,立刻行礼,“参见鬼王。”其反应之快,鬼刹咋舌,又听他自我介绍起来,“在下是前魔尊的魔使南无,来寻魔剑与魔鞭,敢问鬼王来此又是为何?”

“啊……”鬼刹努力露出一个笑容,“本王……本王来捡斗篷……”像是刚想到一样,鬼刹说话有点磕巴,“不是有个斗篷吗?就那个,倾尽梦貘全身皮毛缝制而成的……”

二者并不冲突。

南无心中的石头落了地。

“确有此物,但在下尚未寻到一丝一毫的踪迹。”南无行礼,“鬼王放心,在下若寻到,定会第一时间告诉鬼王下落。”

“一起找吧。”

鬼刹没摆什么架子,自顾地找了起来。

无所?谓谁在这深渊,也无所?谓对方是谁,死要见人,活要见尸……剑也如此,哪怕粉身碎骨,他?也要亲眼目睹一下,才能心安。

鞭缠着魔剑,被弃在深渊的最?底层,掩盖在它们之上的,是不同深浅的灰色光斑——那是梦貘皮缝制的披肩,尽力地扮演着葬礼上肃穆的遮脸白布,遮住它们的声息。

在没有光亮的深渊深处,什么都失去了色彩。

鬼刹弯腰,亲手拾起斗篷,只见他?抖了抖上面并不存在的土,转身披在肩上。

南无闻声转身,快步走上前去,一眼便看?到那剑,那鞭。

剑与鞭已一分为二,剑自剑身末端破碎,鞭则鞭身完好,只是握柄处稍有断裂。

南无大喜:“鬼王慧眼!”

鬼刹望着断剑发呆,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他未察觉,自己面无表情的样子就像参加丧礼上的默哀一样……也许吧,以他鬼王的身份,站在哪里都是丧礼,而此情此景格外贴切。

南无出声:“鬼王?”

鬼王:“嗯?”

两人相对无言了一会儿。

鬼王没等到南无说话,转身欲走,又被南无叫住。

鬼王见他?欲言又止,有些烦躁:“有话就说!”

“鬼王……可否带在下……”

南无抬手指了指上方,有些难为情。

他?是坠崖下来的,下来就没想着还能再回去,遇到鬼王,自然要厚着脸皮捧一捧,好赚得回去的一线生机。

鬼王了然一笑:“小意思。”

鬼王大方出手,几股黑烟自黑袍中飘出来,相继缠住南无手中的断剑,“抓紧了。”鬼王话音刚落,一股大力拽着那剑,剑拽着南无的手,腾空直上。

伊春书院笔趣阁五色土 笔趣阁三四小说网笔趣阁 遂昌小说网笔趣阁